今天是: 首  页   
     当前位置: 蔡甸知音文化艺术网 >> 艺术人生 >> 艺术人生 >> 艺术人生

我的文学梦 袁希安

[ 作者:福墨留香来源:蔡甸知音文化艺术网添加:2018/5/26 5:56:02  浏览:1210次 ][ 字体:字体颜色 ] 

      袁希安,男,生于1948年农历10月11日。当过农民、渔民、中小学教师。1974年开始在管用和老师编辑的《汉阳文艺》上发表作品。1977年6月在《诗刊》上发表《水云湖渔歌》(三首)。共在《诗刊》、《长江文艺》、《布谷鸟》、《芳草》、《长江日报》等报刊杂志上发表诗歌习作百余首。其诗歌《醉》、《夜捕》被选入武汉作家协会编辑出版的诗集《绿》;诗歌《水云湖暮色》被选入新时期武汉文艺精品丛书《散文诗歌卷》。现居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武汉市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武汉市书法家协会会员。

 

我的文学梦
袁希安
 
    从我的恩师管用和老师1974年把我的诗歌习作《夜半桨声》在他主编的《汉阳文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二十五周年专刊上变成铅字算起,我爱诗写诗至今已快四十个年头了。我也已从“公社知识青年”晋级为“中学退休教师”了。把近四十年陆续写作发表的诗歌经过挑选,集中拢来一数共有一百零八首,恰好与水泊梁山好汉的数目相等。但我的诗歌并非都是身怀绝技的禁军教头,也有不少拳脚一般的卖药打师。只是诗是自己写的,敝帚自珍,舍不得删弃得太多。现在能把它们印出来,也没有太大的意义,仅为圆我早年诗歌结集成书的梦想。再就是给曾经喜爱过我诗歌,关心过我创作的老师和诗友们一个交待。
     其实我喜爱诗歌还可追溯得更早。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一场红色风暴,吹散了我的大学梦,也意外地让我爱上了文学、迷上了诗歌。文革中我虽然参加的是造反派组织,但对造反派的一些过激行为并不赞同,也很少参加。唯一关心的就是造反派小将破“四旧”抄回的那些堆在一个办公室里等待焚毁的书籍。从窗外看着屋内的那一本本古今中外名著,真是馋涎欲滴,但也只能望洋兴叹,没有胆量进去拿一两本。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学校附近的一个废品收购站里发现地上堆着一堆书。有中国古代文学史、现代文学史、世界文学史,还有与此配套的一些古今中外的文学作品,是一套近乎齐全的华中师范学院汉语言文学系的本科教材。每本书上都写有“拍岸”的名字。后来才知道这位“拍岸”就是高一教过我的余德佐老师,他的课讲得很精彩,给予了我许多文学的向往。文革后他在汉阳一中当过校长,见面后我还跟他聊过这件往事,他也为我这个学生能在《诗刊》上发表组诗高兴过。余德佐老师已经去世多年了,我很怀念他。这些书就是他为避免红卫兵小将查抄的麻烦而忍痛卖掉的。我与废品收购站的大爷商量,以高出收购价好几倍的价格买下了这些书,花去了母亲给我的一个月的生活费。就在这个废品收购站里,拾起了我的文学之梦。
     一天早上,听说学校图书室被盗,是夜里翻窗进去的,丢失了不少图书。当日我就看到隔壁寝室一位同学的床底下堆满了我国现代文学名著,大多是厚厚的长篇小说,也有著名作家的文集。还在寝室的门背后拾到了三本薄薄的诗集:严阵的《琴泉》、张志民的《西行剪影》、陆棨的《重返杨柳村》。另有三本订在一起的1962年1、2、3期的《诗刊》。可以想见,偷书一定是这位同学所为,这几本诗也是他挑选后遗弃在那里的。
      然而没想到这遭人遗弃的三本诗集和三期《诗刊》,却出乎意料地给了我对诗歌最初的认识和好感。“十里桃花\十里杨柳\十里红旗风里抖\江南春\浓似酒”(严阵:《江南春歌》)多么深邃美妙的意境;“一弯斜月,勾起千里银波\满天星斗\撒下万家灯火”(张志民:《夜过河套》)多么严谨对仗的句式;“重返杨柳村\心儿蹦出怀\十二年啊\十二年后我又重来”(陆棨:《重返杨柳村》)多么激越跳荡的情怀。一九六二年第二期《诗刊》中沙白的那组《江南人家》(三首),更是与我当对的审美情趣相投。诗歌清新淡雅,富有浓郁的水乡生活气息,让我美不胜收:
水乡路,
水云铺,
进庄出庄,
一把橹。
 
渔网作门帘,
挂满树;
走近才见
有个人家住。
 
要找人,
稻花深处,
一步步
踏停蛙鼓。
蝉声住,
水上起夜雾,
儿童解缆送客,
一手好橹!
——沙白:《水乡行》
    我也生活在水乡,难道就不能写出这样的诗来?
    一九六八年底,我结束了汉阳一中两年的高中学习和三年文化大革命的洗礼,作为六七届高中毕业生回到了故乡。当了八年的农民或渔民。白天同社员们一起艰苦地劳作,晚上反复读着那些拾来的、买来的或借来的文学书籍。学着练习诗歌,通常是直到转钟还睡意全无,这样一直到一九七五年九月进村办学校教民办。当时并不觉得失意和委屈,还暗自庆幸自己有了体验生活的机遇。现在想起来,我仍然弄不懂我当时哪来的那样的精力和毅力,我想这也许是诗歌的魅力吧!在那蹉跎岁月里,诗歌确实减缓了我困顿生活的苦闷,增添了我困境中生存的淡定,但也让我坐失了不少擦肩而过的良机,有的甚至是可以改变人生命运的机遇。最近我想为诗也为我刻一方闲章,还真不知道是该刻“诗娱我”,还是该刻“诗误我”?
   在与诗打交道的那些日子里,我对那些用来刊印诗歌的仿宋字特别痴迷,觉得它们灵秀、雅逸、隽永,非它们不能与诗匹配。我还特地从一个在县印刷厂工作的乡亲那里,弄来了些仿宋体的铅字。在自制的三个精致白纸本上,蘸着黑色油墨盖上了《生活、感爱、素材》、《炼意、炼句、炼字》、《杨柳依依》,下面当然不会忘记盖上自己的名字。“杨柳依依”是我初回故乡感受到的诗意,也是我为自己准备写作的诗歌定下的集名。梦想有一天象严阵或者张志民、陆棨那样印一本精致的诗集。想不到这个梦想,我一等就是四十多年。
    而今,我翻捡着这些诗歌,就像回望我一生所走过的但不可再走一次的路径,就像审视我业已过去但没有办法重头再来的日子。人生苦短、浮生如梦,人生的一切都会随着生命的逝去,而烟消云散。留下的唯有这一张张泛黄发脆的诗页。从这种意义上讲,我们为什么不把这些可以重复而又印有人生屐痕的东西,让它再重复一次地印行出来,留给后世作为自己生命的延续呢?
诗集分为两辑,标题均为辑中一首诗的诗题。第一辑:水云湖上,主要收集了1974年到1987年描写故乡渔家生活的渔歌,也有几首写农村生活的小诗。第二辑:梦回江南,是我从1983年迄今所写的有关江南风物的篇什、也有十多首社区生活的采风。排目的思路是:先分类再按写作时间的顺序排列。另有两篇谈诗歌创作心得的文章,作为附录排列其后。
     在这里值得一提的是,我的恩师管用和老师不仅在我蹒跚习诗的路上给予了我诸多的影响、指导和扶持,而且在我编印这本诗集时,也倾注了自始至终的关怀。恩师于病中在电脑上读完了我发去的全部诗作,对每首习作都行进了中肯的评价,并做上标记,为我选目把关。同时还对个别诗句进行了修改和润色。出院不久,身体还没完全康复,又为我的诗集撰写序言。最后还几次打电话作协为我联系出版事宜。能够蒙受恩师如此的恩泽,这不仅仅是我个人的荣幸,也是诗歌的荣幸。怎一个“谢”字了得?好在古人有言:大恩不言谢。那我就遵从古训,把恩师的大恩大德铭记在心中。这里同时也向大力支持和帮助我的武汉作协领导和劳苦功高的武汉出版社编辑致以深深的谢意!
                                                                 
                                                2011年4月30日 于荇水荷风小筑
 

渔歌荡漾水云湖
——读袁希安诗集《水云湖上》
管用和
 
     “水云湖的水\——晶莹 透明\水云湖的云\——洁白 轻盈”。袁希安的诗,将人带入一派水涟涟,浪粼粼的水乡天地。于是,渔船荡漾,舟楫摇曳,网影绰绰,水鸟声声,一幅幅生动的场景展现在读者面前。湖的芳馨,水的味道,乡土的气息扑面而来。一派湖光水色与人恰然融和的清丽世界,充满了诗情画意。
     袁希安祖辈家住紧依沌水濒临长江的一个渔村,周围河沟纵横,湖沼处处。村人世代捕鱼为生。诗人自幼生活在渔村,置身于湖光水色之中,置身于故乡的父老乡亲之中,他对养育他故乡的山水故乡的人充满了感情。当他执笔作诗时,很自然地就写到了渔民的生活。他的诗是乡土诗,与前辈诗人的乡土诗一脉相承,用写实的手法,描写渔家生活,表现乡土风情,富有热爱乡土的浪漫的抒情。
船入明镜
桨摇花影
渔歌萦水云
——湖上渔家
举网捕落英
       这样的诗句,这样的描绘,在袁希安的诗篇中俯拾即是。诗人将水乡景色将渔家的劳作写得如此之美,读来为之感动。字里行间,无不洋溢着诗人对故乡的挚爱对劳动人民的赞颂之情。诗人笔下的水乡渔家,多么美好,但也并非世外桃源。诗人和故乡的的父老乡亲一起经历了时代的风云变幻,生活的风波跌宕。在他的诗中,既可以品尝到生活的甜蜜和美好,又可以品尝到生活的苦涩和艰难。自然的灾害,人为的祸殃,曾经困扰着乡村,水乡也难避免。围湖造田,弃渔从农,渔民的坎坷命运,诗人是熟知的。新时期开始后,随着农村的经济改革,渔民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诗人不少诗篇,写于这一时期,表现了渔民的新生活,显露渔民对新生活的喜悦心情。
驾浪  乘风  披霞
载鱼  盛蟹  装虾
公社渔船踏歌回
压得湖水溅浪花
 
是春意助兴
是酒后多话
老渔人摇起木桨好兴致
桨声与浪涛对话
 
桨说  粉碎“四人帮”新事多
浪答  而今枯树也发芽
船是铁犁湖是田
水中开出幸福花
 
浪传声桨递话
十里水路乐哈哈
浪声  哗啦——哗啦——
桨声  咿呀——咿呀——
—— 《渔归》
     浪传递心声,桨抒发意绪,桨声与浪涛对话,充分体现出了渔人的兴致情怀。诗人的笔下的不少诗篇,都体现出新时期的渔村生活从萧条中复苏的一派青春气象,渔民内心深处因生产的解放而迸发出喜悦和热力。从这里,我们看到了历史变迁的轨迹和动力。
     上面这首诗,以浪声与桨声对话构写而成。这里,可以看出诗人在诗歌的艺术构思上,也是颇下功夫的。一首好的诗的构思,总是将一种美好的思想情怀、意念以及美的想象或联想巧妙地有机地溶在一起,从而在生活中找到一种寓托诗人情怀的事物和恰当的表达角度,把普通的生活诗化。请看他另一首诗《豆》:
枯黄的豆荚
再也难以呵护
日渐成熟的豆粒
只得慢慢松开
慈爱的双手
任由她们剥离而去
 
即便是分离
也可感受到
成长的欣喜
因为她们的离开
也正标志
生命的独立
 
你不见
豆荚咧嘴
正殷殷致意
祝愿自己的儿女
能适应新的生活
繁衍生息
       这首诗的构思不但新颖,而且巧妙,非同一般。成熟后的豆荚与豆粒的自然分开,是极为普通的题材,经诗人的巧思而喻为母与子的分离,其意象就可谓出奇制胜了,读来为之耳目一新,意味深长。构思好的诗篇,不仅避免诗歌的概念化、一般化,而且可以提炼诗意,深化主题,加强诗歌的感染力。诗人的不少诗篇,其构思不俗。
遍读这本诗集,从其语言、诗句、节律、音韵,可以看到诗人深受传统诗、词、曲以及民歌的影响。在这里,诗人不是简单的模仿因袭,而是吸收其营养,创造了自己的形式。从其诗篇中,可以感受到传统的诗、词、曲和民歌的韵味,而又不显生硬造作。他学习了古典诗歌和民歌语言的凝炼,诗句的节奏感强,铿锵、流畅、明快:
云浮一二户
水托三四家
家家门前
都有白云晾挂
 
屋盖水上
渔舸一艘
路系船沿
一只脚划
 
晨收一网
迷蒙烟波
晚载一船
桨歌咿呀                                                              
—— 《湖上人家》
      水屋、渔舟、烟波、云影,好一幅湖上人家的图画,文采雅致,音韵和谐,读起来琅琅上口。把自然与作者的情趣、神思、意境和谐地统一起来。情动于衷而形于言,遣词用句,舒畅自然,清丽明朗,行云流水,蕴藉儒雅,平实中见隽语,细微处见神采。在诗人所写的另一部分的山水风物诗中,则更具古典诗词的神韵情调,如《梦回江南》、《柳浪闻莺》、《花港观鱼》等等。当然,吸取古典诗词的营养,不能生吞活剥,一定要自我消化,借其形,化其意,融会贯通。否则,就会显得夹生陈旧,陷入古人的窠臼。
       纵观袁希安的诗作,可以说,浓郁的生活气息,芬芳的乡土情趣,优雅的诗词韵味,构成了他的诗歌的艺术风格。他的诗,是民族化的诗歌,是继承了我国文学艺术的民族传统又有所创新的诗歌。
生活在变化,事物在更新,文化在发展,明察物情,体会光景,希望诗人诗思源源不断,佳作迭出。
 
                                                               2010年12月1日于南京路陋室
 
 
 
 
·上篇文章:七十载献身文艺 道不尽非凡人生 记陈昌虎的人生故事
·下篇文章:已经没有了
复制 】 【 打印 】   
    相关文章
·七十载献身文艺 道不尽非凡人生 记陈昌虎的人生故事 2018/5/26 5:50:08
·泥土芬芳荷花香 --- 陈仁元先生的艺术人生 2008/2/5 22:32:24
·翰墨人生笔未穷 再创佳作谱新篇 —邓显尧先生的艺术人生 2006/7/30 22:15:30
·童年结艺缘 四十越春秋 ——吴良涛先生的艺术人生 2006/7/30 22:14:25
·技从多家画派 风来八方名流 ——访德艺双馨的画家余传宝先生 2006/7/17 22:13:20
   特别声明:本站除部分特别声明禁止转载的专稿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和原始作者,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评论
 评论者:涛声
看着袁老先生的诗和管用和大师的点评,可谓是一种文学享受,文学的魅力就在这里,,,
发表时间:2018/9/29 17:34:18 

 评论者:文墨先生
袁老先生的精神值得世人学习借鉴,特别是青年人更要像袁老这样发奋努力,弘扬知音文化。
发表时间:2018/9/29 17:22:23 

 评论者:肖港
蔡甸人才济济,老者埋没多年,而今一鸣惊人。
发表时间:2018/7/1 20:05:22 

 评论者:蔡甸网民
第一次看到蔡甸有这样一位知名人士,赞!
发表时间:2018/6/1 22:36:39 

相关评论 4 篇,当前显示最新的 100 篇。   [查看更多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通栏合作 | 网站地图 | 友情连接 | 浏览人数
蔡甸知音文化艺术网  地址:中国湖北武汉  鄂ICP备09002175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