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首  页   
     当前位置: 蔡甸知音文化艺术网 >> 艺术人生 >> 艺术人生 >> 艺术人生

七十载献身文艺 道不尽非凡人生 记陈昌虎的人生故事

[ 作者:福墨留香来源:蔡甸知音文化艺术网添加:2018/5/26 5:50:08  浏览:1268次 ][ 字体:字体颜色 ] 

七十载献身文艺 道不尽非凡人生
——记陈昌虎的人生故事
 
张声荣
 
     “天趣使命一生伴,历尽苦程心也甘……”这是陈昌虎自撰常吟的诗句。提起陈昌虎,在蔡甸区文艺界无人不晓。这位年过古稀的老人,现在因疾患四肢受损,走起路来一瘸一歪,却总是乐呵呵的。每天傍晚,他都要去参加戏称“七八九”的部队,在城关的沿湖道上,伴和着西边的晚霞,与老友们甩动胳膊,快步行走。这“七八九”部队的名字是他取的,其意是指年过七十、八十、九十岁的老人。这些老人曾经是陈昌虎的战友、同事以及邻居,现在多半都成了独居的空巢老人。陈昌虎通过串联,把他们组织起来抱成团,互相照应。每天聚在一起行行走走,说说笑笑。走累了,他们就坐在湖边的长椅上,任晚风吹拂着白发。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时而谈天说地;时而讲述自己的过往。他们当中,陈昌虎的生平故事最为感人。有人编了一首《顺口溜》,对他的人生作了高度概括。其曰:“少年天趣化才艺,因艺失学无所依;入伍荣当文艺兵,牢记使命志不移;两场大病险要命,奋力抗争出奇迹;转业回乡仍从文,夕阳燃烧更绚丽。”
下面,我们就以《顺口溜》的次序,一一道来吧!
 
少年天趣化才艺  因艺失学无所依
 
     陈昌虎,1942年11月出生于侏儒镇高墩村。他六岁启蒙读私塾,就对文与艺有一种天生的情趣。例如,他在街上看见有人画图画、刻印章、拉胡琴,就站在旁边目不转睛地看着、记着,回去偷偷学;尤其是他看见有的同学一笔一画地写字,就立马凑上去,聚精会神地跟着比划。看见家里新置的水桶和箩筐上,有父亲写的名字,在街上看见挂着的招牌和匾额,他就默默地把这些字记在心里当范本,在学校里练,在家里也练,逐渐对书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解放初期,土改工作队进了村,侏儒街上经常搭台唱戏。年少的陈昌虎逢场必赶,他不仅看入了迷,而且喜欢模仿。他天资聪颖,加上天生一副好嗓子,所以学演起来,一招一式惟妙惟肖。后来,学校老师发现他有演艺天分,就有意识地去培养他、锻炼他。于是,他八岁就登台表演,一出《卖花生》硬是唱红了侏儒镇。十二岁时,他还和成人们一起合演楚戏《董永分别》《刘海砍樵》,也名噪一时。
     1956年9月,陈昌虎考上了汉阳县六中。在彭新集读初中期间,他遇到了恩师李开敏和万良弼,一个教音乐,一个教书法,他受益匪浅。当时的陈昌虎,学习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一手毛笔字也写得端正秀美,学校里办墙报,村里写标语,他都去大显身手,引来围观者赞口不绝。
     同时,他善表演的才艺也没有被人忘记。那时,汉阳县举行全县文艺汇演,侏儒文工团特地把陈昌虎从学校请来,由他自编自演表演唱《下汉口》。这个节目参加县里演出,斩获二等奖。
     1959年,陈昌虎在汉阳三中读高中。学校所在地的黄陵公社,为了配合当时《刘介梅》的宣传,也抓了个类似的典型,编了一出反映翻身忘了本的楚剧。因物色剧中主要人物少年时的扮演者,公社文工团打听到三中有个会演戏的学生叫陈昌虎,他们就把陈昌虎从学校借调出来。此剧上演了数月,轰动一时。之后,文工团就舍不得放走陈昌虎了,因为他不光戏演得好,湖北大鼓也唱得好,还登上了武汉剧院的大舞台,为公社文工团争了光。他的嗓音洪亮,男声独唱很受欢迎,每次演出都博得满堂喝彩。于是,黄陵公社文工团把他一留下就是一年半。待到文工团解散之时,陈昌虎傻眼了,他回学校继续读书的机会失去了,工作也没有了,就连生活、吃饭都成了问题,无所依靠了。
 
入伍荣当文艺兵  牢记使命志不移
 
     陈昌虎因艺失学以后,黄陵公社领导十分怜惜他,就安排他在公社机关打字、誊写文书。后因精兵简政裁员,公社送他到偏远的陈家粮站避风。陈昌虎得知这一切后,执意回家。县粮食局领导了解到他是个人才,就把他调到了县里,当上了临时的粮食统计员。
     1963年7月,陈昌虎在城关看到了部队征兵的消息,一下子勾起了儿时当兵的梦想。他悄悄地去县人武部报了名,顺利地通过了政审和体验,很快接到了入伍的通知。这时候单位想挽留他已不可能了。当年的8月,陈昌虎穿上崭新的军装,来到了驻河南省明港的人民解放军部队。
     在新兵训练期间,陈昌虎个子不高,但十分刻苦。休息的时候,他闲不住,不是跟战友们说一段笑话,就是为战友们唱一首歌,逗得大伙乐不可支,忘了疲乏。后来,21团俱乐部的李主任看了他的人事档案,发现他热爱文艺,而且活泼机灵,就指派他在连队筹建演唱组。于是,陈昌虎便开始了部队文艺兵的生涯。
     1964年3月,团部推荐陈昌虎所在的红旗3连演唱组参加军区文艺会演,由陈昌虎带队,登上了武汉军区大礼堂的舞台。参演的《表演唱》《枪杆诗》 《锣鼓快板》等节目,均获得奖项,还为连队夺得优胜锦旗一面。
     从此,才艺展露出来的陈昌虎,声名鹊起。之后,凡连、团、师里的文艺演出等活动,非他莫属。1965年,他被师政治部文化科抽调去编写英雄人物的故事,很快创作出了《孤胆英雄陈凤康》,发表在军区文艺刊物上,博得广泛赞誉。由于他能写会演,成绩显著,被武汉军区优选赴京,参加了全国青年业余文艺创作积极分子大会,受到党和国家领导的亲切接见。
      从北京回到部队后,陈昌虎深切地体会到,作为部队的一名文艺兵,责任重大,使命光荣;要为战士们服好务,提振部队的战斗力,就要深入生活,反映生活中的真善美。1966年至1967年,陈昌虎随部队来到汉川县的沉湖农场,参加了围垦会战。为了鼓舞战士们的士气,团部成立了文艺演出队。陈昌虎是当然的得力干将,他深入火热的工地,亲自体验围垦的艰辛,及时编导了小楚剧《砍柴》《扛竹杆》等剧目,一经上演,引起了轰动,还被湖北电视台采录播放。后来去军部演出,更是好评如潮。不久,军部特地把陈昌虎调去担任战士演出队分队长。此时,正处于“文化大革命”之中,部队要“支左”,军部演出队解散了,陈昌虎只好回到了师部。
      1969年5月,陈昌虎又被军区抽调去参加话剧《石港风雷》的创作,不幸患上了黄疸性肝炎,在医院治疗达两年半,可谓死里逃生。病一痊愈,他仍然回到三师担任起文艺演出队队长兼指导员,由排级晋升为副营职干部。
      在河南明港从军的十多年间,陈昌虎因能文善艺,曾先后被部队抽来调去不知有多少回,这真应了“革命战士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的老话。但无论如何调动,在哪里工作,陈昌虎都是绝对服从命令,始终告诫自己:不计得失听指挥,牢记使命志不移。
     1975年,部队换防。陈昌虎所在的一军三师去了南京军区。在驻防金华市的七年之中,陈昌虎一直担任着三师文艺演出队的队长。他身体力行,率先垂范;他任贤用能,发扬团队精神,不断运用文艺这个武器,歌颂部队中的先进典型,揭露队伍中的不良风气,为三师的政治思想工作和连队建设,发挥了积极引导和宣传鼓舞的重要作用。
     1981年,陈昌虎带领队员下连队采访,搜集到了一些正反典型的素材,回去以后创作和排练出了对口剧《如此权利》以及小话剧《院墙内外》。节目参加南京军区会演,大获成功,并引起了强烈反响。《如此权利》获得创作表演一等奖,《院墙内外》也获得二等奖。《如此权利》的剧本,参加南京军区文学作品评奖大赛也获得一等奖。后来,陈昌虎和队员们怀着胜利的喜悦来到军部,准备作一次汇报演出,哪知却遭到了迎头一盆凉水。军部文化处一位负责人发火道:“部队上的事情哪不好写,哪不好演,却偏要创作演出什么《如此权利》,这不是给军部首长脸上抹黑么?”陈昌虎是个急性子,一听便挺身而出,他理直气壮地反驳道:“这是我们深入连队采访,根据真实素材创作的,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演出后,战士们都说好,受教育;参加军区会演,获得了一二等奖,这难道是给军部首长脸上抹黑?!”一席话说得这位负责人哑口无言。过了半天,他才缓和地对陈昌虎说:“陈队长啊,你可捅了个大娄子啊!”原来《如此权利》这出戏正触痛了军区机关一位首长的旧疤。事已至此,文化处负责人不得不转脸向陈昌虎和队员们说:“你们演出辛苦了,回去休整几天吧,就不要在军部演出了。”
      演出队回到三师后,陈昌虎的心绪一直难以平静。他想起了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毛主席说:“我们的文学艺术都是为人民大众的”,是“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消灭敌人”的有力武器。他又联想到自己创作的《如此权利》,是完全符合讲话精神的,是肩负着为人民大众的使命而创作的,是问心无愧的。想到这里,他的顾虑解除了,信心和决心更大了。于是,在尔后的数年间,他率领全体队员配合党的中心,慰问地方,宣传群众,拥政爱民;坚持下基层,蹲连队,全身心地投入到为战士的服务之中去,共创作和演出文艺节目达百余件,其中大部作品获得师以上各级的奖励。如陈昌虎创作的歌曲《从急救室写来的信》,于1982年在全军总政治部获奖,并被国家级的《人民音乐》杂志刊登。
 
两场大病险要命  奋力抗争出奇迹
 
      陈昌虎平生最难忘的是自己的两场大病,险些要了他的命。
      第一场大病是1969年5月。当时,武汉部队里有个战士叫李全洲,他被誉为全军“忠于毛主席的好党员”。为了宣传他的英雄事迹,武汉军区决定组织力量,编写一部话剧。为此,陈昌虎被抽调去参加了创作组。
     那时气候反常,酷热难熬。创作人员集中在河南安阳干休所里,夜以继日地讨论、构思、创作。每天晚上,大家困了,就躺在用凉水浇透的水泥地上。由于长时间的湿热侵入体内,陈昌虎病倒了。他脸色发黄,吃了东西就呕吐,实在支撑不住了,被送进了武汉军区总医院。
     在医院里,陈昌虎被诊断为黄疸性肝炎。他被隔离起来了,天天挂着吊针输液,就是不见疗效;专家几次会诊,越诊断越复杂。几个月下来,陈昌虎的黄疸指数和转氨酶不仅没有降下来,反而成了肝硬化。医生们说已尽力了,医院下了病危通知单,部队上也作了后事的准备。然而,昏迷中的陈昌虎,求生欲望异常强烈,他没有放弃自己。冥冥中,他只有一个信念:不能倒下!不能倒下!只要有口气,就绝对不能倒下去!
     躺在病榻上的陈昌虎,稍一清醒,感到有点力气,就艰难地爬起来,伸伸胳膊,揉揉腿,活动活动四肢,不时还小声地哼首歌曲,他用意志力与病魔作殊死的抗争。
     陈昌虎在武汉军区总医院熬过了两个年头,依然没有脱离危险期。组织上决定把他转到咸宁195医院,改用中医药治疗。
在咸宁195医院,中医师们针对陈昌虎的病情,采取了“先破后扶再补”的中医治疗方法。几经周折,渐渐有了疗效。半年以后,陈昌虎终于转危为安,病愈出院。这前前后后的两年半时间,陈昌虎吃尽了苦头,也尝到了与命运抗争的甜头。
      陈昌虎的第二场大病,是他从部队转业回到蔡甸工作以后。1995年初夏的一天,陈昌虎在家中突然感到半边身子发麻,无法行走,家里人赶紧把他送到市十三医院,被确诊为脑血栓引起的中风。由于发现得早,送医及时,治疗了一段时间就好了。哪知这病很隐性,稍不注意就会诱发。所以随后的六年间,陈昌虎相继六次中风,其中最为凶险的是1998年,他在医院里昏睡了8天,人事不省。医生给他的家属下了病危通知书,就在家人含泪为他准备后事之时,陈昌虎慢慢地睁开了眼睛,苏醒了过来。
    命途多舛的陈昌虎,经过六次生与死的较量,虽然活过来了,但五官四肢反复轮流受损,嘴巴歪了,脚手掰了,就连舌头也团了,说话含糊不清。面对如此惨境,这个倔强的硬汉,全然毫无惧色,再次奋起与命运抗争,开始了艰苦的体能锻炼。
    陈昌虎的家住在城关莲花湖附近,每天,他在老伴的陪护下,沿着湖边的路和石桥艰难地来回行走,一走就是一两个钟头,这样坚持了大半年,他的双腿才有了知觉,可以拄着拐杖走路了。再后来,他锲而不舍地锻炼,终于甩掉了拐杖,可以独立而行了。
陈昌虎为了让自己的双手能活动,叫人在房间门框上安装了一个滑轮。每天,他拉动滑轮一两百次,锻炼手臂与手指的灵活性。近一年后,他的手终于可以握笔写字了。
    对于嘴巴歪斜,说话口齿不清,陈昌虎也有自己的独门绝技,采用“唱歌疗法”。开始跟着影碟机哼唱,后来对着卡拉OK放声高歌,不断强化口齿训练。这样一直坚持了三年多,终于达到了比较理想的说话状态。
     陈昌虎的这两场大病,可以说是险象环生,也可以说是九死一生。有人开玩笑说他在阴曹地府阎王殿门口转了几圈,阎王爷不肯收他;也有人说他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确实,如今的陈昌虎是越活越爽健了。每天,他可以自由自在地去行走;可以挥毫写书法;可以尽情去歌唱,可以畅所欲言;还可以去赴宴喝上一二两白酒……
     你说这病啦,真是个奇怪的东西,它也欺软怕硬,凌弱惧强。人病倒了,因病致残了,就应该像陈昌虎那样:不想死,不怕死;要坚强,莫软弱;用坚强的意志与病魔去抗争。这样,病体才会出现转机,命运也会出现奇迹。
 
转业回乡仍从文  夕阳燃烧更绚丽
 
     1983年,陈昌虎从部队转业回到家乡,先后任汉阳县楚剧团团长、汉阳县文化馆馆长、中共汉阳县委老干部局副局长,以及县老年书画研究会会长等职务。他的一生始终与文艺有着不解之缘。
     1991年,陈昌虎在县老干局工作期间,恰逢建党七十周年大庆。为了展现老干部的风采,他了解到全县有离休干部200多位,都曾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以及抗美援朝中立过功、受过奖,对国家有贡献、对党有感情。于是,他向县委报告,策划了汉阳县首届老干部光辉历程展览。这次展览从调查走访,收集资料,到文字编写,制作布展等,陈昌虎都倾注了全部心力。展览厅设在新建的县图书馆内,展览图文并茂,内容丰富,既有大量的老照片,又有各个时期的军功章等实物,还有年轻的5位教师当讲解员。展出月余,盛况空前,效果极佳,展览厅成了对青少年进行传统教育的生动课堂。
     随后,陈昌虎还策划和筹办了全县老干部书画展览,为党的生日又增添了一抹亮色。
    书法是陈昌虎一生中的最爱,尤其是在退休前的8年中。尽管他先后六次中风,成了“四了斋主”,即“嘴巴歪了,手脚掰了,舌头团了,人快完了”,但他信念不移,精神不倒,依然对书法不离不弃。
    2002年,陈昌虎年满六十,正式退休。此时的他中风止步,书艺逢春。他曾以“自我陶醉”作藏头诗一首:“自信翰墨通仙境,我甘潜心历苦程。陶然正草隶行篆,醉里真如妙此生。”他草书出来,挂在自己的书房,时时提醒和鼓励自己,克服困难,从书法中寻找乐趣,寻找健康,寻找春天,寻找梦想。
     为了弘扬和传承中华书艺,陈昌虎不图名利,不计报酬,义务带徒,办起了“四宝堂”书法教学班,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书法新苗。同时,他还自费出版了《古代用兵三十六计》《欧体楷书教学字帖》 《笔墨心迹•陈昌虎书法篆刻集》 《中华传世经典名著书法集》等四本书;创作了三百米书法长卷,举办了六次个人书法作品展等。省、市多家媒体专访报道说“是书法挽救了他”;省书协副主席金伯兴也感慨地说:“陈昌虎先生为书法艺术默默奉献的精神令我感动!”
     2012年,陈昌虎参加了武汉市首届地书比赛,其书法作品荣获二等奖,并镌刻在汉口江滩步道上,永久保存。
    2016年元月,国家有关单位鉴于陈昌虎在弘扬国粹、传承书艺方面的成就与贡献,特授予他“国家非物质文化艺术传承人”的荣誉称号;他的多件书法作品和个人简历辞条被《新中国书法家选集》《世界华人文学艺术界名人录》等30多家书刊收录与登载。
     在荣誉和成绩面前,陈昌虎没有居功自傲,沾沾自喜,而是感到些许的欣慰。在回首自己漫长而又短暂的生命历程中,他无比感慨地说:“我自幼有对文艺的天趣,平生与文艺结缘,为其奋斗了一生。可以说,我的前半生是‘吹拉弹唱编导演’,我的后半后是‘正草隶篆书画印’,是文艺影响了我,成就了我,挽救了我,使我受益终生。尽管我在人生的旅途中,错失了一些好的机遇,失去了一些别人看来很可惜的东西,但我无怨无悔。尤其是我两场大病没有倒下去,是因为自己骨子里有天趣使命的相伴与支撑,所以历尽苦程心也甘。到了晚年,我爱书法,更爱新的时代和美好的生活。有人说‘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我说‘夕阳无限好,燃烧更绚丽’。我要在即近黄昏的时候,让西边的夕阳燃烧起来,散发出绚丽的光和热,去照亮世界,去温暖故土,哪怕是化为灰烬,我也要把一切奉献给家乡的父老乡亲!”
·上篇文章:镜中之境乾坤大----盛焰
·下篇文章:我的文学梦 袁希安
复制 】 【 打印 】   
    相关文章
·我的文学梦 袁希安 2018/5/26 5:56:02
·泥土芬芳荷花香 --- 陈仁元先生的艺术人生 2008/2/5 22:32:24
·翰墨人生笔未穷 再创佳作谱新篇 —邓显尧先生的艺术人生 2006/7/30 22:15:30
·童年结艺缘 四十越春秋 ——吴良涛先生的艺术人生 2006/7/30 22:14:25
·技从多家画派 风来八方名流 ——访德艺双馨的画家余传宝先生 2006/7/17 22:13:20
   特别声明:本站除部分特别声明禁止转载的专稿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和原始作者,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评论
 评论者:刘侠客
老兄为什么还要把点荒草留在嘴边呢,铲了多精神!
发表时间:2018/7/1 20:08:08 

 评论者:老会员
革命的老鬼大难不死越活越先见,就是又胖了一点。
发表时间:2018/6/1 22:40:55 

相关评论 2 篇,当前显示最新的 100 篇。   [查看更多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通栏合作 | 网站地图 | 友情连接 | 浏览人数
蔡甸知音文化艺术网  地址:中国湖北武汉  鄂ICP备09002175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