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首  页   
     当前位置: 蔡甸知音文化艺术网 >> 艺术人生 >> 艺术人生 >> 艺术人生

艺术斑斓人生 ----刘福华

[ 作者:蔡甸知音来源:知音文化艺术网添加:2006/5/7 21:45:02  浏览:6252次 ][ 字体:字体颜色 ] 

                              刘福华在汉阳一中(郑元昌 摄)

         刘福华,字福墨留香。1947年11月出生于蔡甸区奓山街前锋村。现为湖北摄影家协会会员,武汉摄影家协会会员、湖北省音乐家协会会员、湖北省楚风二胡专业委员会会员、武汉音乐家协会会员、武汉书法家协会会员、武汉美术家协会会员、蔡甸区书画摄影协会常务副主席、蔡甸区音乐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有摄影、书法作品获武汉市第二届、第四届黄鹤群星奖,个人荣获“黄鹤群文之星”称号。

 

艺术斑斓人生
 
刘福华
 
 
       打我记事时起,就喜欢拿画(化)石在地上或墙上画,全是依葫芦画瓢,因没上学根本不知道写的是什么,这大概是1953年的事吧。在湾里四个同龄孩子中属我年龄最小,三个都早我一年到灌宁小学读书了,而湾里人误认为我比他们小一岁,加上家里当时无劳力,里里外外包括耕田打耙靠母亲一人撑着,没顾及我这些。
 
                               胡琴情缘
 
     1954年,我上小学一年级。有天,我下屋幺叔刘文高从武汉买了把京胡,在家试拉起来,我觉得好听,常凑过去听听。记得那时候拉的是楚剧和当时流行的歌曲《妈妈送我去参军》,以及胡湾的算命先生吴方文拉的一些民间曲调。只要幺叔从学校回来休息,家里就非常热闹,拉的唱的都有。还有陈湾的陈昌厚,那一曲《百日缘》选段唱的特别好。这些曲子一下子让我迷上了。于是,我找幺叔要了两根弦,把我哥自制的京胡装配起来,因那时读书负担不重,我家又是工人家庭,环境算不错的。所以每天放学后我也不在外面多逗留,径直回家,先做作业后拉琴,热冷四季都如此。那时我很用功,进步也快。1957年春节期间,大队演戏,团支部书记姚昌栋把我推上前去作主胡伴奏。我小小年龄怎么能这样?说出来都让人难以置信。作为当时一个不识谱不懂弦的我,我所拉奏的楚剧曲全是听来的,指法是靠鹦鹉学舌模仿出来的,而且拉出的音自然圆润,拉曲也随机应变。这下我的名气在大队打响了,只要大队有什么演出活动都要叫上我,我锻炼的机会更多了。
    1958年,我已读到了小学四年级,爱好胡琴的兴趣未減。有天,我听了算命先生吴方文拉的四胡,真怪,竟然发出了双音。我试拉了,根本掌握不了。胡先生当时说:“你就拉两根弦的二胡吧”。吧”。这消息被我哥知道了,特地从部队带回了一把龙头二胡和一套矿石收音机的零配件,这新鲜东西又吸引了我。于是我按图纸要求,安装室外天线,绕线圈,安装可变电容,装起了矿石收音机。有了收音机,更让我不亦乐乎,每天做完作业后,听收音机和拉琴。自有了这矿石收音机,听音乐的时间多了,无疑对拉琴很有帮助。当时,上学还经常背着二胡。为什么?因同学们都喜欢听,再是学校办节目有时要二胡。当时还没有哪位老师反对,连班主任陈荣兰老师也常站在一旁听我拉琴。在参加学校演出时,音乐老师李开万还用风琴同我一起为学生伴奏。
     到了五年级,我由灌宁小学转到长新小学。到本部后,学校更重视我拉二胡,五年级下学期,学校安排我上台独奏,记得拉的是“红旗飘飘,飞呀么飞满天”等。在这两学年中,我的成绩特别优秀,当时的语文老师、班主任是孙必友,在班上还经常念我的作文呢。校长周良善,教导主任朱知稳还经常表扬我。
     1961年,我考到了汉阳二中,到了这里又是一片天地。我爱胡琴仍与往常一样,每天上课都要把二胡从寝室里背到教室,有时是同寝室的同学帮我背。一下课同学们就会围上来听我拉琴。当时拉的是歌曲,同学们都会唱,很多时候他们跟着琴声应。有好几次同学们向音乐老师陈荣铎(当时学生称他为铎老师)说:“铎老师,他会拉二胡。”听了同学们的推荐,铎老师没回应。很久以后的一天,我同湾的同学陈祖祥又郑重其事地说:“铎老师,刘福华真的会拉二胡,把他搞到学校乐队去。”下课了,铎老师走到我桌前说:“你跟我到校务厅去下。”我当时也没问什么,径直跟着他到了校务厅办公室里。记得当时的地理老师、班主任余信武在场。铎老师拿上来一把二胡,边调弦边说:“学生都说他会拉二胡,今天我把他叫到这里拉给我们听下。”当时,余信武老师说:“是的,他每天下课时拉给同学们听”。这时,铎老师把胡琴递给我说:“随你拉什么曲吧。”我没言语,就拉了曲《洪湖水浪打浪》。在场的老师边听边议论,说的什么没听清,只有一句我听到了:“这小个伢能拉二胡……”随后,铎老师对我说:“今天晩饭后,我和你一起到新八栋音乐室去。”到了晚上,我同铎老师相约一同去了。一进新八栋教室门口,看见的都是高中部的学生,印象最深的是曾昭才。这里早已坐满了学生,都是拉二胡的,很热闹。我虽上一年级近半个学期,今天才看见学校还有这么个队伍,感觉真是来迟了。这时,铎老师向同学们拍拍手说:“都停下来,我今天带个小伢来了,你们听听他拉琴。”于是我接过一位学生递过来的琴拉了起来,与当天上午一样拉了一曲,后加了首《小曲好唱口难开》。学生们都为我鼓掌。这时,铎老师说:“从今天开始,刘福华同学就是你们其中的一员了,你们都要向他学习。”
     由于我在班上文艺突出,从一年级下学期起,我就成了班上的文娱委员,每次学校演出节目都有我的二胡独奏,按班主任的话说:有刘福华参加演出,少淘一些神。三年来,二胡独奏成了全班乃至全校的保留节目;每天晩自习前,给同学们教唱歌曲也成了我的任务。
初中三年,就这样一晃而过,在陈荣铎老师的重点培养下,我的二胡演奏水平大有长进,能识谱,能拉刘天华的二胡独奏曲。1966年至1968年,是我在农村务农的三年。这三年出湖打草、挑堤、开河,我都带上京胡和二胡。那个时候农村的文化生活贫乏,喜爱二胡的人很多。到了唱样板戏时期,农村学唱演出成风。在1968年暑假期间,永安区四城垸要演《沙家浜》,戏班找到了我,需要拉京胡和教唱样板戏的。我就推荐了汉阳二中的音乐老师陈荣铎。我认为这事只有他才能承担。我和四城大队的三位队干部到了汉阳二中,找到了陈荣铎,说明了来意,当时他答应了,并送我们一行到了三红水库边。此时,陈荣铎停下了脚步,我们一行也要叫辞了。而陈老师说:“我记起来了,暑假期间学校还有活动,我帮你推荐一人。”我说:“学校没哪个老师可去了。”他却说:“我推荐一人包你们四城满意……”就这样,他把我推到了演出前台。实际我心里毫无准备和底数。结果,我按老师的意见到四城垸半月余,终究完成了任务。1969年末至1970年初,我走进了校园,成了灌宁小学的一名民办音乐老师。1970年11月,我又走上了新的工作岗位,到县商业局物价股工作,工作之余,我是一名业余文艺宣传队骨干。机关办宣传专栏,搞文艺活动自然落在了我的身上。
 
                              书画情深
 
     我和书法结缘,是从小时候开始的。还没上学,我就喜欢画画写写,虽不成形,但有那么个印象在脑海里。小学和中学都要写毛笔字。初中比小学对书法教学还要重视一些。记得汉阳二中每天下午教毛笔字,第二天语文老师点评毛笔字时,我的字打的红圈圈最多,也成了王珂老师经常表扬的对象。
      那时的汉阳二中,美术课由李香亭老师执教。这位老师教学严谨。除美术外,他还教我们的英语。据说他解放前曾当过临时翻译,他还是一名足球爱好者。李香亭老师讲课很风趣,经常讲些年轻时的趣闻:讲了他画“鸡公山”的故事;讲了“一只喜鹊的故事”……虽然他讲课扯了“野棉花”,但我们从不认为偏了题,而且启发了学生爱美术的灵气。虽然美术课当时不是专为选学者开办的,全班很多学生都画得好。于是,我的美术从李香亭老师的课堂教学中起步。
     当时的美术课以素描为主,都是老师把画好了的罐子、杯子等挂在黑板上让我们学画,那时是百分制,我的画得到的都是高分。
     我爱上篆刻,又有一段故事。1963年6至7月间,有一天,学校来了个背黄军包的中年男子,在老八栋教室外被学生团团围住,我也近前看热闹,原来是个刻印章的。他书包里全是大小不同的黑色牛角章坯,你要什么印章,他可按质论价,刻一枚只需几角钱,我也刻了一枚。我羡慕的是此人刻章不用写,直接在印面上刻,10分钟左在可刻成一枚,真不可思义。这下子,校园里也形成了刻章风,很多学生都在学刻。但他们没我条件好,主要是缺差刻章的原材料。而我呢?家门前过个小冲,再上一座山,那是有名的乌石堡——烧石灰的地方。当地人称这山叫“官山”,也俗称“窑坑”。这里有大量的楚石(石灰石分化后的石块,可打磨成章坯,用普通刀可刻划)和白色的矾石,打磨后可刻印章。于是,每个星期天回来都要采集一些带到学校去分发。我也为不少同学刻了印章。当时,学校发成绩单还要盖班主任的私章,在音乐老师陈荣铎的推荐下,我还为高力学老师刻了一枚。
     在1967年至1969年间,每逢春节,我家堂屋鼓皮两边和中堂,都会挂上我的“书画作品”。过去乡下初一的都兴集体拜年,一个小队集中起来拜年的人数可达到30多人,到了我家,大家就观摩我的书画作品,拜年也就成了书画观摩活动。
                                                                                     
                             钟情摄影
 
     1973年5月,当时汉阳县商品标签化在全省是个创举,省商业厅准备召开现场会推广汉阳县的作法,并举办一次商品标签图片展览,这项工作落在了我肩上。于是,我到河街汉阳照相馆借了部德国产120照相机,带着摄影师陈洪德深入城关及乡下商店拍摄了一周。这也是我首次拿相机学拍,从此,我又爱上了摄影。没相机,到照相馆借。开始,我不会冲洗和印放照片,就自掏腰包去冲印放大。后来自已添置了药水和印相放大设备,自已动手,觉得很有成就感。从此,我多了项爱好。1986年6月,我和妻子用从牙缝里省下来的749元钱购买了第一部日本产“确善能135”照相机。1986年12月份,我到深圳拍了一组夜景,1987年到云南拍了-些风光片,大约在次年7月许,我拿了一部分图片请刘云伏先生作了评点和选择。之后,我的作品第一次参加县里举办的摄影展,《深圳之夜》、《三塔倒影》、《今日我十周岁》等作品在影剧院门口和正街专栏中展出了。
      1989年,我调到了县物价局工作,我一边工作,一边读北京经济函授大学经济管理物价专业,1990年结业。从此以后,我不停为报刊投稿,经常参加市区或县里举办的摄影展,我对获奖与否并不看重。功夫不负有心人,我拿出的作品屡屡获奖。
      由于摄影艺术发展迅速,器材更新换代快,八十年代前由于经济条件限制,我只能借相机使用,后来购买处理的二手机。从1986年开始至今,我已置换了5部135相机。在一次蔡甸宣传工作经验交流会上,我曾以“我把摄影当着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为题作了典型发言。
   
                              淡泊明志
   
     对艺术的爱好往往是在一种情感及兴趣下驱动的,成绩取决于勤奋、执着、百折不挠的追求,品味来源于文化素养。爱艺须修练德行,加强修养、素养、涵养;作品与人品等同,琴摄书画都要有综合性的品位,必须始终如一地修炼和执着追求。任何一种艺术都有借景抒情的因素。所以,秉持爱好应远离功利,散淡从容,静心学仿,不辞辛劳。只有高尚的人品,精湛的技艺,才能融入到琴摄书画中。如《二泉映月》,从六十年代至今,我不厌其烦地练习演奏了几十年。这里面有我对阿炳人生的同情,对曲子理解,更是因为我被旋律所打动。
      对于自已的一幅书画,要反复看,切不能自我陶醉,这样很容易走进误区。要让别人欣赏,让别人评点。人们常说“人成艺成”,也就是画品如人品。“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有时懂一些音乐会对书画摄影有所帮助。我在写材料时,习惯听轻松的音乐去激发灵感。 我十分赞同“一种爱好可让人享用一生”这句话。因为我在60年代是位普通学生,70年代时是位农民和民办音乐老师,因为我有爱好音乐的特长,1970年被县商业局招收,上级主要是考虑到到我爱好书画和民乐二胡。     
     2000年,区书画摄影协会筹建,发起人经反复调查摸底后,邀请我担任常务副主席,因我当时在职,也从未在协会任过什么职务,也没胆量干。同时,我认为自已的爱好是一种自娱自乐行为,并非去带领大家搞活动。而发起人张声荣同志认为我工作认真,爱好广泛,人际关系好,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人选。盛情难却,我只得应允了。
      用一句话总结,我的这些经历就是“一种爱好可改变人生,一种爱好可让人享用一生”。

     

刘福华在武汉音乐学院音乐厅里演奏(余运华 摄)

从田野走进艺术殿堂
 
管用和
 
       在蔡甸区编辑的一些书画集上,我多次欣赏到刘福华的书画、摄影、篆刻等作品,样样引人注目。我以为蔡甸出了一位文艺新秀,作者是个年轻人。出于好奇,我向朋友袁希安打听。他说,刘福华哪里年轻,已经退休了。他不仅会书画、摄影、篆刻,二胡拉地得特别好,常常登台独奏。我不由得吃惊。蔡甸年长一些的文艺人,画画的、照相的、唱歌作曲拉琴的、搞写作的,我几乎没有不认识的。我在蔡甸文化馆工作多年,与好多爱好文艺人打过交道。文化馆的老馆长杨崇礼每每需要这方面的人才时,总是要我推荐。经我物色推荐准备到文化馆工作的人有十几位,但由于种种原因,只有汪文斌、李开敏、柳诗炎、徐金海、李育杰先后到文化馆工作过。人们常说,文化馆的干部是“编写弹唱,画画照相,考古展览,布置会场”。 的确如此,过去,文化馆提倡干部一专多能,以适应打杂的工作。本人的文艺爱好较多,所谓一专多能算是基本上合格的,得到过馆长的表扬。但不能登台独奏,也不会书法篆刻。像刘福华这样多面手的文艺人,正是老馆长朝思暮想的人才啊。我总以为自己对蔡甸的文艺人才了如指掌,随到这片土地上的哪乡哪镇,总能网罗几个文艺人,想不到却漏掉了刘福华这一条大鱼。后来,我还听说刘福华曾应邀到武汉音乐学院艺术厅登台演奏了《二泉映月》,在蔡甸演过一场二胡独奏的音乐晚会。这可是蔡甸史无前例破天荒的啊!再往后,在我参加蔡甸区主办的文艺活动中,多次见到刘福华,每每谈到我推荐文艺人将他遗漏了此事,真正的为之遗憾不已。谈罢,彼此都怡然一笑。
        人们常说,做学问博则不精,刘福华所经营的文艺门道可谓多矣。但听听他的二胡演奏,就会感叹他已达到专业演奏家的水平。看看他的文艺作品,他的书画篆刻和摄影也非同寻常。他的书法作品,在汲取他人艺术精华的基础之上,独出机杼,具有鲜明的艺术特色和个性,尤以行书见长。其作品给人的感觉古朴典雅,清秀飘逸。他的“草篆”独具匠心,化古为新,俊逸出尘,挥洒自如,也别具一格。刘福华喜欢画梅花。我国画梅花的画家可谓多矣,陈陈相因者不乏其人。刘福华所画的梅花不落俗套,构图和笔墨都别出心裁,点线勾勒挥洒运用都恰到好处,形成了潇洒清新淡雅的画风。他的篆刻刀法朴实厚重,冲切开合有度,结构具有势态之美,和谐之美,平静、醇厚、朴实无华之美。至于摄影,刘福华曾经不辞劳苦,辛勤跋涉,先后到婺源、小东江、桂林、黄山、庐山等风景名胜处采风拾萃,拍摄了大量的风光图片。他有画画的长处,以画家的眼光从美术的角度来进行摄影,就增强了作品的艺术感染力。故他的摄影作品多次在省、市参展并获奖。
       我在文化馆从事多年的美术、文学创作辅导工作,本身也是草根出身的业余作者,深知其成长的艰难。除了个人对文艺的挚爱,具有一定的天赋,更需要不断学习不断实践的顽强意志和吃苦耐劳坚韧不拔的精神,还需要忍受闲言闲语的非议,排除一切干扰毫不妥协的耐性。若不持之以恒或丢三歇五自暴自弃,就会半途而废。刘福华从学生到社员,从农民到教员,从学校到商业,从经济部门到物价部门,在基层工作,工作繁忙可想而知的。何况他以前的工作并非干文化这一行,而文化之于他,只是发自骨子里由衷的热爱。早年,他被抽调到乡下蹲点,随身就带着一把二胡和相机,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闲睱之时,他总会拿出照相机给大家拍几张照片,或操起二胡演奏几曲让人们开心。也就是说,他要操练二胡,画画,照相,一切都是在业余时间里进行的,若不废寝忘食忘我劳作就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真可谓十年如一日,历经数十年的辛勤耕耘,才取得骄人的收获啊!而今,刘福华是湖北省摄影家协会会员、武汉摄影家协会会员、武汉书法家协会会员,武汉市美术家协会会员、武汉音乐家协会会员,湖北省音乐家协会二胡专业委员会楚风二胡学会会员、蔡甸区书画摄影协会常务副主席,蔡甸区音乐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这些头衔可不是虚名,是实实在在的啊。
       业精于勤,非科班出身的刘福华艰苦奋斗自学成才,个人在文艺创作上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尤为难能可贵的是他志甘淡泊,不计个人得失,乐于奉献,热心为大众服务。如今,刘福华除忙于协会事务工作外,还利用一定时间管理及维护“蔡甸知音文化艺术网”和定期编发《知音文化艺术》会刊。同时,对网友的留言和相关艺术理论探讨文章,他都认真地阅读或回复。会员、活动、作品,件件事都要他组织伙伴们一起阅读讨论,然后精耕细作编排发稿。杂七杂八一大堆子的活儿,上下左右几班人马,事无巨细,真够他一一料理的了。他还和同仁们忙前忙后帮人举办个人书法展,编辑出版书法作品专集。以鼓励会员上进,多参加全国、省、市书画摄影艺术培训和展赛,支持他们向上攀登。这些年来,他和同仁们一道走乡村、下基层、进企业、到学校,宣传蔡甸,服务群众,组织开展笔会、展览、义写春联、义创书画及音乐义演专场;编辑了多部书画摄影作品专集及多期“蔡甸知音文化艺术特刊”。他们的足迹遍及全区,为群众献上精美的精神食粮。其影响波及省、市及本地区艺术界,为业內人士所仰慕。区书画摄影协会连续两届(五年一届制)被市民政局评为先进社团,为弘扬知音文化,传承繁荣蔡甸文艺事业,发展地方经济,建设美好新蔡甸作出了贡献。虽然刘福华而今已不年轻了,但心依然像从前一样火热,情还是像从前一样浓烈,劲还是像从前一样高昂。他用相机记录下了蔡甸的秀美风光;用笔墨绘就了故乡的人文景观;用音乐演奏出优美的知音乐章。我赏识他,佩服他,愿他在曼妙的艺术之旅上,一如既往,足履稳健,牛步虎视,再造辉煌!
·上篇文章:已经没有了
·下篇文章:潜心美术创作 弘扬知音文化 ——张良学先生的艺术人生
复制 】 【 打印 】   
    相关文章
·我的文学梦 袁希安 2018/5/26 5:56:02
·七十载献身文艺 道不尽非凡人生 记陈昌虎的人生故事 2018/5/26 5:50:08
·泥土芬芳荷花香 --- 陈仁元先生的艺术人生 2008/2/5 22:32:24
·翰墨人生笔未穷 再创佳作谱新篇 —邓显尧先生的艺术人生 2006/7/30 22:15:30
·童年结艺缘 四十越春秋 ——吴良涛先生的艺术人生 2006/7/30 22:14:25
   特别声明:本站除部分特别声明禁止转载的专稿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和原始作者,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评论
 评论者:<赛马>与<二泉>
莫说!如不是在台上,我真以为是在边整理二胡边试琴,你看看,他的左下边还放着另一把二胡。看了视频,才知道是在武音演出厅拍的演出照。
发表时间:2010-9-11 6:32:19 

 评论者:拨弦
这都不知道?是在演奏<赛马>中拨弦的姿态。
发表时间:2010-9-7 6:22:16 

 评论者:水性杨花先生
呵呵,先生底下的摄影图片是说明啥?是在修理二胡还是在摆弄二胡?啥看就像是一幅逗趣的图片。
发表时间:2010-9-6 17:06:31 

 评论者:知情山乡人
实际您的艺术人生很精彩,但有很多经典之处未写出来,最好让记者们到乡下去采访才会有更惊人之处。
发表时间:2010-5-24 6:15:54 

 评论者:蔡甸打工妹
叔叔,您的作品很感人呵,您小时候是这方面的爱好专家呀,真的很佩服您!
发表时间:2009-4-15 20:45:36 

 评论者:rytry
是一位二胡专家吗?
发表时间:2009-4-3 21:51:43 

 评论者:妞妞
从这个网上看到您拉的二胡太好听了。
发表时间:2009-1-4 10:04:50 

 评论者:钟爱二胡的人
福墨留香/刘福华同志有书法篆刻和摄影作品在网,但单个的二胡独奏却没有,能不能上几首曲让网友欣赏一下,特别是经典曲目如二泉不能少......
发表时间:2008-8-3 8:35:00 

 评论者:摄影迷
热心传教的刘大师您好!您不仅艺术高超,而且还热心传教,佩服您!
发表时间:2008-7-19 8:58:43 

 评论者:老汉钢
听说刘先生的二胡在蔡甸区是有名的,没有领教。我在武汉城区工作,也快退休了,业余弄点二胡,很有兴趣,希望和刘先生交流。
发表时间:2007-11-12 23:10:37 

 评论者:生在他乡
看了刘摄影师的艺术人生,也听了刘摄影师的二胡曲,如泣如诉,好感人~~~刘摄影师真不简单,一个从事物价工作的人,有这么深的爱好,难能啊~~~这是他的人生七彩吗?除了钦佩外,俺还是钦佩~~~~
发表时间:2007-3-26 20:27:01 

相关评论 11 篇,当前显示最新的 100 篇。   [查看更多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通栏合作 | 网站地图 | 友情连接 | 浏览人数
蔡甸知音文化艺术网  地址:中国湖北武汉  鄂ICP备09002175号    .